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潍坊正信矿业设备有限公司 强烈推荐爆文《假千金是满级小福星》,磕cp让人停不下来了!

发布日期:2024-05-30 07:07    点击次数:150

第六章 还挖银子?

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消失,兄妹俩在夜色的笼罩下脚步匆,朝白日挖到银子地方走去。

夏斐臣一手牵着妹妹,一手拿着被妹妹塞过来的锄头,望着前边黑漆漆的泥土路无奈地想:小姑娘难道还想再挖出个几十两?

来到地方,夏夕语还真是朝捡到银子的地方一指:“哥哥就挖这里!”

夏斐臣:……

行吧,挖就挖吧。

只要妹妹高兴!

本着哄妹妹心态的夏斐臣很认真开始挖地,才锄了两下,一个身影又从夜幕中钻了出来。

“夏哥哥?”

来人居然是中午就和兄妹分开的陆君然。

“君然怎么来了?”夏斐臣扛起来的锄头落下也不是,不落也不是。

有点儿尴尬。

陆君然盯着已经被刨开的一个小洞的路面,也有点尴尬,难道他要回:我和你们一样,想来挖东西?

男孩儿绷着脸道:“我在想你们会不会回来继续挖。”

夏斐臣:……你小子可真会说话!

夏夕语在后头被逗乐了,跑过来,拽住陆君然的袖子把他拉到边上站好:“我们一块挖!君然哥哥也觉得十两银子很奇怪吧!”

“嗯……”陆君然下意识就要承认,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被看穿心思,别扭地把脸撇一边,“是你说的奇怪。”

不是我说的!

夏夕语捂嘴闷笑,在家窝得有些散开的两个小包包在头顶乱晃。

反正是撞见了,夏斐臣自暴自弃,继续跟着妹妹胡闹,再把地面的洞口锄得更大一些,并没有再发现别的。

“好了,没有东西,该回家了。”夏斐臣抬手擦擦汗,“一会爹娘回来见我们不在,要着急的。”

夏夕语看着没有东西的洞,歪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。

陆君然说:“夏哥哥往周边再刨刨看?”

你们两个小财迷!夏斐臣内心深处是拒绝的,肢体却不受控制,又往周边翻了翻,翻了左边翻右边,然后越刨越宽……

“不能再挖了!回家!”

夏斐臣认为已经胡闹够了,银子没有,蚯蚓倒是翻出来几条,把土又往回填。

这路明儿别人还得走呢!

夏夕语看着那些石头渣子,觉得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,准备放弃。哪知陆君然去抢过锄头,又把填进去的土翻了出来。

“君然,坑太深了一会不好填,万一下雨,这段路面得全陷下去!”

夏斐臣上前要把锄头拿回来,夏夕语忽然啊地一声:“君然哥哥再挖一下!!”

陆君然吃力举起锄头,歪歪扭扭砸下去,还真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他把锄头一丢,直接伸手去挖泥,居然扒拉出一片布料。

地底下还真的有东西,夏斐臣也蹲身跟着把东西拽出来。

因为拉扯,东西拽出来了,两人也都被带得一屁股坐地上。

布料是个包裹,埋土里,天又黑,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个颜色花样,里头的东西也被拽得哗啦地散了一地。

但那并不是银子,而是书籍一类的东西。

夏夕语惊喜地拾起来翻看,却发现这些书都被泡水了,字迹模糊一片,里头还有图画什么的,全糊成一团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陆君然拍拍衣服站起来,也拿起一本看,“这路一遇到下雨就榻洞,掉那么大个银子,肯定是那个人摔了。既然摔了,估计还会有什么东西落下,而且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,不可能摔倒不检查掉没掉。”

“但银子还是丢了,说明对方不在意银子或者跟本没检查,所以极大可能还会掉下别的东西。能挖到别的东西,找到丢银子的人几率就越大。”

男孩儿用还幼嫩的嗓音分析事情原委,让夏斐臣听得直起鸡皮疙瘩。

陆家这小子到底有多聪慧,这才八岁,就把事情说得头头是道。

夏夕语也是那么猜想的,但她不能表现。陆君然是出名了聪明,前世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能把外村的秀才辨得面红耳赤,她再说一大通,不得把哥哥吓着。

“君然哥哥好厉害!肯定就是你说的那样!”她啪啪啪鼓起掌。

被她一顿夸赞的男孩儿脸颊发烫,把脸又撇一边。

“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呢?”

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后,挖出东西的三人组被长辈给逮个正着,夏父夏母惊讶地望着自家孩子。

三人捧着糊成一团的书都缩了脑袋。

说他们不是来挖银子的,长辈会信吗?

最后,三人上交挖出来的东西,在长辈严肃的目光中带着大黄狗飞奔回家。

夏家夫妻俩不放心跟着,见孩子确实睡了,再重新拿着东西离家。

同一时间,吴春丽在夜色中也刚刚归家,进屋便激动的找丈夫说:“你快跟我出去一趟!快快快!”

冯大牛白天在田里劳作一天,刚洗了脚躺下,听见妻子咋咋呼呼,眼皮都没抬一下,扭头转身就睡觉。

这婆娘天天给他找麻烦,他不想理。

吴春丽怎么都喊不起来丈夫,不久后就听到他呼噜震天,气得脸红脖子粗,在屋里骂了半宿。

次日一早,夏夕语被娘亲喊醒,迷迷糊糊就着娘亲的手穿鞋子穿衣服,等到她被带到厨房才算清醒。

“语儿坐这儿,看娘亲怎么揉面,我们早上吃汤面。”夏母系好围裙,动作利落。

夏夕语乖巧地坐在小马扎上,双眼眨也不眨盯着娘亲的手看。

熟悉的一幕让她忍不住鼻头发酸。

前世,她也是这样看娘亲和面,但那是在她八岁以后,再早之前娘亲都没让她进过厨房。

夏母时不时回头去看女儿,见她盯着自己的双手,认真得不眨眼,心尖柔和得快要化成水。

原本她想着,孩子好奇心重,想要学糕点也许只是随口一说。她准备先让女儿看看最基本的,孩子嘛,发现过程枯燥费力估计就放弃了。

至于最后女儿要不要学,她都觉得无所谓,他们家现在和伯爵府不能论比,可他们肯定都会给女儿最好的。

令夏母意外的是,夏夕语不但不觉得无趣,还高高兴兴跑来跟她要一个小面团,学和面揉面的技巧。

夏母望着女儿使出吃奶的劲儿和面团较劲,笑得越发温柔,别说,小姑娘的姿势还真有像模像样。

用早饭的时候,夏夕语握筷子的两只胳膊直发抖,夏斐臣忍着笑去接过她筷子,先把揉面用力过度的妹妹喂饱。

夏夕语自暴自弃,往后一靠,当个饭来张口的咸鱼。

六岁孩子的细胳膊真没用!揉个面团就这样了!

“一会我们到你冯姨妈家去。”夏父伸手在女儿顶着的包包头捏了一把,心里头都是满足。

女儿的头发绑成发髻也是软软一团。

以前夏嫣在的时候,夏嫣被儿子的梳头技术闹得不让他们碰头发,现在真正的女儿回来终于弥补了他的遗憾。

咸鱼夏夕语翻了个身,把脑袋搁到父亲胳膊上,夏父忍不住又捏了包包头好几下。

夏母在边上看得抿嘴笑,这父女俩相处,怎么跟反过来了似的,变成女儿迁就父亲。

她丈夫现在的举动,也就五六岁吧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潍坊正信矿业设备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

Powered by 潍坊正信矿业设备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